薄荷色初秋—栎汣终于回来了QwQ好高兴

【5H/叶肖】 混乱天使

 @20170623叶肖only生贺策划 

字数:???够的

cp:叶肖  仙叶x天使肖

备注:世界观混乱 略OOC 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爱神戴妍琦昨天在凡间闯了个祸。心情愉快的爱神走在路上看着同人本,一个顺手就让附近的两个男子爱上了彼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小戴,他们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?我早就跟你说了,瞎玩迟早要出事,这下可好,上面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大天使长敲了敲爱神的脑壳,有些头疼的念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大天使长大人肯定有办法。”戴妍琦倒是一点儿也不怕,揉揉被敲疼的头顶,笑嘻嘻说。这让路过的天使看了,非得吓死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位大天使长被称为正义,慈悲的化身,神之王子。他守护光明,引领灵魂。天堂中一神之下无数神灵之上的炽天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的名讳是肖时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上面的意思是让我去。”肖时钦轻描淡写的说,“管理不严是我的过错。我传递完这条神谕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神格悄然封印,神力也收起,能使用的不足千分之一,象征着权利与身份的金色六翼缓缓在背后折叠,缓缓合拢,最终没入背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的比如说这次任务的目的和理由,就不能对爱神小姐透露了,那可是泄露天机。希望小戴经过这次长点记性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大天使长微笑着闭上双眼,无形的光芒将他包裹,他的身形渐渐地消失在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夜幕深沉,天空中隐隐有星辰闪耀,黑夜中的城市灯火通明,炫目迷人。是地狱,也是天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独身的男子一袭白衬散漫的走在庄园的小路上,他带着金边眼镜,气质温和而高贵,仿佛独成一个世界,让看到他的贵妇少女无一不生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林姐姐,他是谁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林姐明显就是认识他的,却不告诉我们。太伤妹妹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就知道你们会是这反应。你们可别想了,他呀,是京城肖家的那位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呀!是他啊!【G】部门的首席机械大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天呐,他怎么会在这里!谁那么大的面子请的动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谁知道,不过啊,我听说,是叶家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肖时钦看了看腕上的表,离宴会开始还有半个多小时,他尽可以思考他的新机甲该用些什么材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男子匆匆走过他身旁,衣角猎猎作响,带起的风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个人,那个陌生的男人,是谁?事实证明,思绪被打断了,就很难再接回去,就像文章分几次写完可能就掺杂了几种不同的文风一样。肖时钦直到宴会开始前还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宴会准时开始。这次的主持人是华夏中央台的王牌主持人黄少天。黄少天主持风格灵活犀利,形象阳光健气,很是受观众的喜爱。尤其是那些年纪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走上台开口,将一个个表演者请上台,恰当的评论着,肖时钦静静的坐在宴会的一角默默围观,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,他看上去对这次宴会一点期待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终于,一位女星表演完后,黄少天带着神秘的微笑对观众说“这个人,是个传说,但他不仅仅是个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哗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全场轰动。所有人都知道,有个人要出场了。那个人的名字在他们的节目列表上出现时,所有人都骚动了,他们为能来而感到幸运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这个名字,在华夏也许没什么人知晓,但是说起乐神君莫笑,那绝对是如雷贯耳的效果。至少世界贵族的领域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这个人,是个奇人,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据说他精通上百中乐器,懂得十几种唱腔,他不开演唱会,不发专辑,不出席娱乐节目,甚至从来都不露面,可是偏偏就是有无数人崇拜他,仰慕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仅是一个传说,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华夏的瑰宝。今天,感谢叶家公子亲自出面将他请到了现场,让我们有机会聆听他的演奏。因为我也不知道乐神会为我们展现什么样的乐器,所以,请让我们一起静心感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黄少天说完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,舞台光线瞬间全灭,宴会大厅只剩几盏昏黄的花灯,周围瞬间归于一片寂静,没有人说话,连呼吸都放到最轻。肖时钦不知什么时候抬起了头,这位乐神先生让他也期待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安静之后的是等待。长时间的等待。在肖时钦想要推推滑下来的眼镜是,终于有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悠悠古琴,纷纶翕响,冠绝众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起声很低,犹如老者轻声的叹息,又像是风的呼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肖时钦突然发现自己的天使神力蠢蠢欲动,因为一个简简单单的音节就被吊了起来,近乎无法抑制要从体内钻出来,压制着神力的封印甚至有了一丝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神力在体内盘踞,旋转,速度越来越快,就像从前神力从体内源源涌出往复的情形,这是肖时钦作为大天使长所从未感受过的情况,让他新鲜又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仍然是单调的一声声回环往复,有时似乎什么东西将要喷发出来,却又被狠狠地压制下去,再喷发,又再次压制下去。有时沉下去,似是幽谷,风的呼唤,老人的轻叹,似乎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无声无息,一如人们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神力让肖时钦感到一种光明而又温暖的气息,像是一个领域,在暗处盘旋,忽得轻轻伸出一只手,友好的向他打招呼。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肖时钦觉得,就像暗色的,沉默的深海。黑漆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楚,只有自己周身浮着一圈淡淡的莹光,这个时候自己突然看见,不远处的海域一盏明亮的小灯缓缓地向自己释放着善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是来自叶修的善意吧,肖时钦想,整片海域,大概只有他一个人能感受到这种善意了。因为,那融合在琴曲中缓缓散发出的能量,虽然不知本源,但那的的确确是只有神才配拥有的神力。而且是高等神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倒是没有感觉到同类的气息,也没有听说过叶修有过什么奇异的境遇,那么大约是即将超脱,成为神灵的普通人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终了,老人夙愿得偿,风终于呼唤到了合适的人。大厅里一个个人泪流满面嘴角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听见啪的一声,宴会大厅的灯齐声点亮,女孩擦去眼角的泪,神采奕奕,更多的人心情舒畅,会心的微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啪,啪,啪,肖时钦带头鼓起掌,无数人跟着鼓掌,数息后,全场掌声如雷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依旧没有乐神,没有庞大的乐队,也没有华丽的伴奏,仅仅一张琴,却带无数人阅尽繁华,反思自己的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乐神叶修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一间古朴的房间,屋中点着香,若有若无的散发着神秘古老的气息,桌上煮了一壶香茗,茶香扑鼻,清雅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?刚才有人应和了我的领域吗?”房间中男人席地而坐,两膝上平铺着一架古琴。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,他挑眉,饶有兴致的勾起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仅从音乐上就能共鸣的,必定不是凡人,这么说他倒是想会会那个人。面具下的双眼闪过一丝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肖时钦一眼不发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向门外走去。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,听完了乐神的演奏,现在走也完全没有问题。他的身份足够高贵到可以无视宴会的规矩,他要走,没有人敢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他走到门口拐角处,忽然又碰到了之前的面具男,对方没有看到他,直直撞了上去。不出所料,随着砰的一声,两个人相拥着摔倒了地上,男子的银色面具掉了下来,露出一张俊逸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男人从肖时钦身上起来,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,道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自己撞了人,却还被别人道了歉。肖时钦神力刚被乐神的琴声引出来,还未完全消散,尴尬的只想把那人的记忆用神力抹掉,却偏偏还记得这里是凡间,于是忍耐着将自己的气息收拢,“没事的,很抱歉,是我没看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您就是生灵灭先生吧,我是叶修,请问您是否愿意和我现在去一家会所?我想请您喝茶作为补偿。”叶修笑着叫出肖时钦在【G】部门中的代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肖时钦眨眨眼,意识到了什么,刚想惊讶的出声,余光瞥到四周的身后不远处的大厅,那里人还很多,被听见可就不太美妙了。于是,他仅是做了个叶修能看懂的口型,会意的点点头,握住了叶修伸过来的手,和他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以为宴会厅里的都是我的粉丝呢。”两人坐上一辆车,叶修若有所思的看着肖时钦笑道“不过看你的反应,我的人气好像也不怎么高嘛。我的琴声那么糟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的!”肖时钦一下涨红了脸“不,不是这样的,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看着他的清秀男粉,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“好啦,逗你玩儿呢。哈哈哈哈,你这人可真有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叶修展示了出神入化的茶道之后,肖时钦彻底拜在了对方的黑袍之下。肖时钦除了机械之外,对茶道也是意外的精通,对方的动作行云流水毫无破绽,点水用的正是存在于传说中的‘凤凰三点头’,每一道工序都恰到好处,因此肖时钦捧着象征好茶的青白色茶汤时下意识的想,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他不能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初见以交换了联系方式和地址告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再见也很快。肖时钦的别墅旁的一座别墅来了新的住户。他本打算周末收拾好东西,带点自制的茶点去拜访的,没想到新邻居当晚就摁响了他家的门铃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一脸微笑,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“晚上好,肖先生。我是叶修,你的新邻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使长大人愣了愣,差点连翅膀都惊的露了出来。“晚,晚上好。”叶修来拜访并没有什么目的,只是决定庆祝乔迁,给肖时钦演奏一曲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似乎看破肖时钦会不好意思说些客套话,叶修没有给他拒绝的时间,从怀中掏出一把短笛放在唇边。低低的笛声随之响起,如鹅毛,如飞絮,如云雾,如细丝,丝丝缕缕,近乎细不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肖时钦心神一下子就被这笛音所吸引,他的神力不自觉的全部释放开来,朝着那笛声涌了过去----他想挨它们挨的近一些,他想听它们听得真切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笛声渐息,初起就沉。突兀的,笛声冲天而起。它尖锐、嘹亮,响彻夜空。肖时钦忽然感到不妙,他的封印不知什么时候自助的破开了一个小角,金色的六翼飞快的在背脊后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尽管肖时钦立即就发现了不对,马上收起了翅膀和神力,但这一瞬已经足够叶修看清真相了,不枉他花钱买下别墅住到他附近。六翼大天使长……不错了呢。对方果然就是那个应和他琴曲的神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也是,特殊的人会吸引无数的普通人,正如同肖时钦,抑或叶修。但是,只有特殊的人才能吸引同样特殊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过,确认了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后,该干什么呢?这个问题叶修似乎从未想过。没关系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【G】上面的人给我们派来了一个领导者。据说是行内人。你们怎么看?”同为【G】部门的喻文州若有所思的宣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被他召集在一起的是【G】部门三个战术大师加一个替补王杰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要领导指挥我们,能力一定是足够的,这点毋庸置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行内人,这不会给我们弄个外国人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我们的记录,目前还没有人比我们【G】更厉害。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?一叶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人正在讨论,肖时钦就看见叶修走了进来。“打扰你们谈话了是吗?我代号叫一叶之秋,以后就是你们的总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哟,小肖,早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磁性低沉的声音成功的让肖时钦脸红了。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啊啊?斗神一叶之秋原来是他?那个全能的一叶之秋?还是乐神君莫笑,茶道出神入化。他有什么不会吗?每一样他所擅长,喜爱的东西,叶修都精通,这个人完全是天生吸引他的存在啊!他是不是还该叫他一声前辈?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早。”结果没有想出该用什么称谓的肖时钦只好干巴巴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在外人面前要叫领导啊,生灵灭同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,领导。”肖时钦回答,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G】部门的研究人员永远都是被国家保护的对象,肖时钦这样级别的就更不用说了,可以说假如人类要逃亡到火星,那么除了各国总统外,肖时钦家人都是首要被保上飞船的人员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然而战争永远都是残酷的。肖时钦在一个清晨,被M国的X部队绑架了,就在叶修的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被在眼前带走,心跳的很快,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不马上夺回来的话,就要丢了。啊,原来我喜欢上他了啊。他恍然大悟的想。好奇是爱情的开始,他毫无觉察。如今陷入其中,却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国家的人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,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先行一步,争取把肖时钦从他们手里夺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风掠过指尖,将他包裹起来,等风散去,他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急行的卡车在荒郊野外向前咆哮着狂奔,也不知它们的目的地在哪里。卡车拐过一个又一个弯,向远方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车内本应昏沉睡去的第一机械师神志清醒,一面装睡,一面暗自观察。 他神力在身,天使六翼随时都能催发,想杀人逃跑不是难事,但G的人被绑,不来个反绑架反拷问绝不是叶修的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 旁边看管他的三个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他,小声的讨论着他们此行的步骤,他感受了一下,全身都被【G】部门自己研发的绳索捆住,如果用正常方式,想逃还真有些难度,更不用说反客为主。好在这点时间,国家那边肯定知道他被绑架,应该已经出动G的人来救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,叶修就住在他旁边,会不会看到他被绑了跑来救他呢?肖时钦想。仿佛是为了实现他的愿望,后车门传来了轻轻的敲击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彪形大汉们一下子站了起来,手中的枪端了起来,气氛瞬间紧张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来了,会是他吗?不,一定是他吧。只有他,只有他才能那么快赶到,他永远是最快的,最前的,最耀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一叶之秋。”后车门外的声音几位平静,但是车厢内就没有那么平静了。司机还在前面飙车,后面的人就像僵了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这一秒,已经足够斗神干很多事了。“不许动,举起手来。”冷冷的声音在肖时钦耳边响起。他放心的睁眼,叶修举着一把黑色大伞对着其中一人,另两个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抬头,叶修冲着他微笑,车顶诡异的分成平整的两瓣,垂了下来。“早安,我的公主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早安,骑士大人。我还在想你不来我怎么逃呢。”肖时钦笑得眉眼弯弯,从叶修的话中他听到了他所期盼的,不同的意思,他坦然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绑架者的车上,受害者和救援者旁若无人的调情,这世上大概除了他们俩,也没sei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事后,肖时钦向叶修小心翼翼的坦白了身份,来历和目的后,表达了想要引领他进入天界的想法,叶修看着金色的天使六翼和充满了圣洁气息的大天使长,一副早就知道了的模样说“其实我也有事没告诉你,怕吓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绝不会告诉对方自己也是应了上面那位的命,下来弥补自己下属的过失,顺便寻找自己的姻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封印解开,神力回归,仙袍加身,长发飘逸,俊逸无双的仙人浮在半空,瞳中有星辰流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天使长的记忆忽然回到很久,很久以前,诸神会晤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类文明的一度毁灭让奥林匹斯众神,众天使,上界众神及大大小小的天界神灵们决定举行一次会晤,交流如何更好的管理三界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肖时钦刚成为大天使长不久,跟着前辈们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众神中,忽然看见一个和他看上去年龄相仿的上仙。他穿着紫金色的仙袍,风度翩翩,气度不凡,瞳中星辰流转,站在诸神之中很是显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对方看到了他,冲他露出一个微笑。他从旁边的神灵口中得知,那是来自东方的紫微大帝,玉帝,东皇之下,无数生灵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会晤最终有五位被选作神界的制裁者,管理一切神灵。他们被称为五圣。其中为首的便是这位紫微大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那场景极其震撼,使得他心中暗暗发誓,要与这位大帝并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肖时钦回过神来,看着半空中漂浮的仙人,咧开了嘴。他们看见一根红线缠绕在仙人的小指上,另一段系在了大天使的小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如今,可不是并肩了吗?神灵与神灵的姻缘,将永不完结。        

END  

评论(3)
热度(65)
  1. 薛家若卿薄荷色初秋—栎汣终于回来了QwQ好高兴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叶肖only策划板
    指尾的红线缠紧彼此,纤细,却岁月不摧。

全职:叶all 叶all 叶all【重说三】雷叶受
写文的唯一目的就是苏叶总^^
对于叶魏叶陶叶皓叶冯和肉我是拒绝的……不要问为什么
惊悚乐园:封all 主封吞
儒道至圣:方颜,方all
以上两项 暂时不考虑产粮
宿命:阿君 宿命:阿鸢 cp:黑瞳
镜面:米昔 同体:涬筠 天使:若卿
请和我玩耍呀嘻嘻嘻(❁´◡`❁)*✲゚*
和我玩耍会快乐的哦~

© 薄荷色初秋—栎汣终于回来了QwQ好高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