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荷色初秋—栎汣终于回来了QwQ好高兴

【Be your love联文/叶喻】等待

        @叶修2017生贺策划 

       主题:Be your love 联文  搭配歌曲:safe and sound

       cp 叶喻     我对叶喻爱的深沉(。ò ∀ ó。)

       完全不会写军队这类军旅的内容……大概别人生贺都是好好谈恋爱,只有我在写他们逃亡吧……


       仍记得我说将永不离你而去

       泪水在你的脸颊上肆意流淌

       所有阴影几乎遮挡你的光亮

        仍记得你曾说不要独自一人

       “文州啊,怎么会想到来我这个老头子这里?”炭火在炉中熊熊燃烧,火星溅起,烧得木柴发出噼里啪啦爆豆般的响声。黑暗中老人喑哑的嗓音毫无预兆的响起,他拿着火柴,点亮了手中小小的油灯,把它放到壁炉旁的小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老人突兀的举动却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坐在沙发椅上的青年,他熟稔的从壁炉中取下水壶,给老人和自己都倒了一杯浓咖啡。他的动作十分自然,就仿佛是在自己家里一般轻松随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也差不多如此,当年他曾与那个人在老人家借宿了几个月,在那个战火纷飞,居无定所的年代,老人的家早已成了他除联盟之外的第二个家,他也把老人当做自己的另一个父亲。想必那个人也是,只不过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如今重新温习这一切的,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,小叶没跟你一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老人的话让喻文州心里猛地一颤,眼神霎那间黯淡几分,却又立即恢复原状,甚至调笑着冲老人抱怨道“他啊,大忙人一个呀,阿爸。比不得我清闲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人恍然大悟点点头“也是,老头子我早看出来你们俩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儿,大人物嘛忙点正常,现在世道刚太平,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嘛,阿爸。我也是惦念着您,才特意请了假来看看您的。您高兴不?”喻文州笑着回答,思绪却不禁飘到了遥远的大洋彼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啊,叶修他确实很忙。堂堂荣耀教科书,斗神叶修元帅正忙着测试医院的各种治疗手段是否奏效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喻文州的内心不禁又有些钝痛,要是当初他没有走就好了,要是他当时和他并肩的话,结果……会不会不一样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手在衣袖中不自觉的紧攥成拳,将平整的衣袖攥的近乎满是皱褶。可他脸上却还要显露出一副轻松自然的模样,这样的喻文州不再是人前那个威风凛凛沉着自若的上将索克萨尔。而是如同一个失去恋人的普通男人一样,显得可悲又可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俩有这个心,阿爸就很知足了,来,小喻,你俩的房间阿爸还给你们保留着呢。走,跟阿爸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笑着点点头跟老人走上小洋房的二楼。确实如老人所说,一切都没有变,他俩的房间还是和从前一样,简单而整洁,有种温馨的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红木的家具摆放的整整齐齐,和当初并无区别。桌上的烟灰缸里有些灰尘,喻文州只看了一眼就记起这是他们离开时无需带走,被销毁了的那堆资料烧成的灰烬,为了避免怀疑就放在烟灰缸里没有处理,没想到它们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还有他们的衣柜,为了躲避追兵,他们是穿着私服敲开老人的门的,除了一套必要的军装藏在行李箱里,带来的其他服装都是自己的衣服。撤退的时候过于匆忙,衣服也来不及带走,就这样继续挂在了衣柜里。它们也都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绕着并不大的房间走了几圈,发现甚至连窗帘都还是从前的款式,丝毫未变。喻文州心下一动,细细的把帘子展开,仔细抚摸,果然感觉到有一小块硬块在上面,留下了透明的痕迹。喻文州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他的脸不自觉一热。不是说干涸了凝在上面会洗掉的吗?这个老流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“唔……嗯嗯……叶,叶修,不要……会弄脏的”】记忆的洪流中略略喑哑的嗓音努力抑制住呻吟,双手无力的推着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听后却只是笑,给了他一个吻【“乖,真的弄在上面干掉的话我会洗掉的。”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笑!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才会再次来到这里?这里的一切。一切的一切都是记忆中尘封的模样,分毫未变。一点一滴中,每个细节都透出他们当年两人相处时留下的痕迹。现在故地重游来重温这些,到底是在缅怀,还是在折磨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忽然就从上衣口袋中拿出折叠的军刀,打开并抵在了自己喉管。他的动作过于流畅,可以看出必然是在脑海中重复了千万遍相同的情景,在现实中也做出过多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现在夕阳正好,就这样走的话,也许他在路上也有个伴呢。而且战争已经结束了,现在走的话,也不会有什么负担。就这样也不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放心,我会回来的。绝对不会留下你独自一人的。】叶修带了些许安抚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啪嗒、手突然一软,刀掉在了脚边。喻文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像是要通过脑中的那道声音将一切绝望,不安的情绪都排出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吗?小喻?”老头子在楼下听到响声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阿爸,您忙您的吧。”喻文州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一些,这才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听到对方走开的脚步,喻文州才长吁口气,反手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答案是什么,他自己心里其实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更知道,是他给予自己的,自己都会微笑着接受,无论是痛苦,是折磨也无怨无悔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种傻瓜一样的念头怎么又出现了?明明说好要等他回来的。自己也一直相信他会回来的,难道连这点时间都等不起?这样可不行,他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年前的一个雨夜,两个年轻人敲开了这所洋房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云游的诗人,想要亲眼见识帝国军队胜利的样子,请问能否在这里借住几个月?”看上去年纪稍长的一人笑着这样回答老人。两人的面庞都有些消瘦,但是眼神熠熠发光,仿佛倒映着整片星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快进来吧,孩子。外面冷。愿上帝保佑你们。”老人看着他们,只是稍作犹豫,便侧身迎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。”两人朝老人鞠了一躬,那位稍长些的拉着另一个人的手两人一起走进了老人的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秋雨萧瑟,寒冷彻骨,老人拿来两块毛巾给他们,又生起炉子煮起姜汤,生怕他们俩着凉感冒了。他的行为让两人心里不禁一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你说的对。”年纪更轻的那个冲年长的那位露出一个微笑,有种翩翩君子颜如玉的气息扑面迎来,如沐春风。“他们怎样也想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会想到的。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”那人若有所思的嘲讽一笑,用手指轮番敲打着桌案,发出噼啪的声音“他们虽然傻,但是也还不至于傻到这种程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人一言不发的看着两个人异乡人,心底却有种难以言说的熟悉。如同见到了多年漂泊在外,回家的儿女。他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起身,给两人倒了一杯茶,并和他们互通姓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年长的那位姓叶名修,是个落魄贵族之后。家人早亡。后来成了个云游诗人,行走四方,想要见识到帝国军队作战的模样,把他们记录下来,让后人为之传唱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而年幼的那位姓喻名正心,是军旅家庭收养的孩子,后来父母双双为国捐躯,留他一人维持生活。他遇见叶修后便决定与他一道云游。

         你们若不嫌弃,可以叫我阿爸。老人告诉他们自己的姓后这样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诶,阿爸诶!”两人齐声道。看上去对有老人这样一位父亲感到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年轻人住进这栋别墅大约已有半个月了,他们每天除了帮老人做家务,在纸上讨论诗文之外,偶尔也会外出散步。大约是这里地域偏僻,周围几里地都没有人,他们也毫无拘束。房租他们自然是交的。虽然老人极力反对,但最终还是接受了他们递来的房租,相应的,在起居方面更加照顾他们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然而有一天,来了一队士兵,打破了这里的宁静。“孩子们,跟我来。”老人瞥了一眼门外来意不明,杀气腾腾的士兵,脸色一沉,一面大声回答着要给他们开门,一面领他们到了作为储藏室的暗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们,不管外面有什么声音,我敲门前都不要出来。”他这么嘱咐着两人。神情肃穆而庄严,转身向门口走去。喻文州紧紧攥住了叶修的手,在他掌心勾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士兵们毫不客气的闯了进来,东翻西倒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,时不时有东西翻蹋的声音从楼下传来。“老头子,你最好老实交代!我们可是听说最近有两个年轻人住在你家里。那可是国际要犯!要是被我们抓到你私藏他们的证据,你就是同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 虽然处于战争时期,普通平民的家随时都会被搜查,但是态度像这样恶劣的,大约是冲着追踪的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正在说话间有个脑袋从一扇隐蔽的窗户中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十四个人,喻文州在叶修掌心写到。怎么那么快就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 不一定是针对我们的。先准备着,再看看。叶修倒是冷静,用唇语对喻文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你能摆平吗?你知道的,我一打三也就差不多了,七个还是太勉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信我。叶修小心的拿出一根烟含在嘴里,平静的看着他。喻文州本来有些紧张担忧的心忽然就平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和他在一起,永远也不用担心。只要相信他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士兵快要把底层翻完,却一无所获。他们骂骂咧咧的坐在一旁准备上楼继续搜索,使唤着老人给他们倒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快点!没用的老东西!”其中一人呵斥,甚至举起了皮鞭想要殴打老人来发泄自己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!咣!楼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喻文州动了。很简单的陷阱。在楼上发出噪声,引诱队长派人去搜查,分散势力,然后先干掉队长和底层的人,再一鼓作气冲上楼干掉其余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简单的让人难以相信是两个高级军官临时下的套。可是它好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叶修先让老人暂时休克,把他放到一边,然后轻松解决了这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老人醒来后,他们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简单解释了几句,把话题引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老人明显是知道了他们俩的身份不简单。可是他什么也没问,只是抽着烟笑着对他们说,没事就好,之前真吓人啊。然后配合着他们讲起其他的话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自此,这里就成了他们的第二个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样的生活短暂又美好,当他们接到消息,准备撤离的时候,喻文州叹了一口气。叶修知道他在想什么。他不想离开了。军队的责任太重,压得他快要无法喘息。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地方,却终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但这是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这是叶修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在这之后,他们在逃亡的途中分开,叶修吸引了所有的火力,将敌人引开,然后……他再见到叶修,就是在联盟的重症监护病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闭上你的双眼吧,日沉西山

       你会安然无恙,此刻没人能再把你伤害

       黎明就要来到,你我会安然无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电台里放着歌,喻文州沉思着,手机忽然接到了电话“喂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他醒了。叶元帅,他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等到了他。这是他在家里收到的,最好的消息了。“阿爸!今晚的晚饭我来做吧!”他想了想,朝楼下喊了一句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以后的日子,还长着呢。

END

评论(21)
热度(79)
  1. 墨银音叶修2017生贺策划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苏诺-高考弧弧弧薄荷色初秋—栎汣终于回来了QwQ好高兴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叶修2017生贺策划
    5/3

全职:叶all 叶all 叶all【重说三】雷叶受
写文的唯一目的就是苏叶总^^
对于叶魏叶陶叶皓叶冯和肉我是拒绝的……不要问为什么
惊悚乐园:封all 主封吞
儒道至圣:方颜,方all
以上两项 暂时不考虑产粮
宿命:阿君 宿命:阿鸢 cp:黑瞳
镜面:米昔 同体:涬筠 天使:若卿
请和我玩耍呀嘻嘻嘻(❁´◡`❁)*✲゚*
和我玩耍会快乐的哦~

© 薄荷色初秋—栎汣终于回来了QwQ好高兴 | Powered by LOFTER